溟刀

【温启】无为-后记

(这个文的灵感来源有一些是我在现实中听到的一件事)
这是补的后记 前文在评论里。

人物背景私设,HE。
  ooc属我。

八月十五,又是一载中秋时。

这夜,温若寒带着蓝启仁上了沁雪阁。此阁地处江南最为繁华的街市,专供名人雅士品茗论琴。慕名游者,络绎不绝。

  “没想到今年还是带我到这里。”蓝启仁止了琴,细细回想自从安居江南,每年的中秋都是温若寒带着到这处阁楼来,对这处也是存了感情。
  “老地方,我知道,你恋旧。”温若寒负手走向窗边,阁楼下是车水马龙,繁灯跃火。
  良久他转首,云散了开,几缕月辉穿过云烟洒入窗来。

  “阿启,老样子,再陪我下一局棋,但这次若你输了应我一事。”
  “何事?”
  “接温谦回来。”

  当初,蓝徵思前想后终于做下决定让温谦随着玄溟走,他是想过日后温家不定要让他接传,虽然让他早些还俗入世是最好的,可毕竟是玄溟养育了他多载,温若寒是愧疚于温谦的。
  这局棋,很乱。蓝徵不知道该如何走下一步,黑白棋子一颗颗缓缓落上精巧的棋盘,二者相碰撞响声清脆回荡……
  温若寒是早想好的,接温谦回来……这几载他们相依不离,温若寒也无再娶,可二人终究不是曾经年少,再无当年的气盛轻狂,果然,人迟早都会变的。
  万幸,初心未改。

“你输了。”温若寒迟迟开口,落下最后一子。“心有旁骛。”他再次强调,抬眸对着蓝徵轻轻一笑。
  “跟我去个地方 。”

  温若寒拉着蓝徵的手,同他穿过繁华的街道。火树银花,明灯横亘。
  眼前座落着高耸的观景台,蓝徵仰首,台顶是一轮镶金炎阳的雕塑,此时恰与穹空一轮月白照映,正是日月同辉。

  “来,我背你上去。”  未等蓝启仁回神,便被温若寒拉上背,负着他向顶上登去。

  台顶唯有他们二人,夜幕下汉白玉的雕栏泛着幽幽雪光,趁着皎月宛若仙台。
  蓝徵倚着玉栏向下俯望,沿着朱雀街为中心的东西长街,楼阁栉比,南北朝向,灯火交映。

  “喜欢吗,为你所建。”
  “嗯……”
  “来,过来。”温若寒上前去,揽过蓝徵将他打横抱起。
  “你这是……”话音未落,温若寒便抱着他三两步点踩着炎阳金雕的雕纹蹿了上去,忽地将蓝启仁独身放在金雕上,自己转身而下。
  “喂!温若寒——你……”蓝启仁怕级,孤坐在炎阳金雕上,空悬着两条腿,怯生生地向下望去。
  温若寒伫在原地仰首注视着自己,月辉洒在他带着浅笑的面庞上,他穿着炎阳烈焰袍,像一轮赤焰的太阳。
  “阿启呐,别往下看,看月亮!”温若寒笑着冲他喊去。
  十五中秋的月,挥洒万里,耀在星海间。他第一次坐在这座城池的最高处,俯览这里的一切。

  他是温若寒的明月,温若寒是他的炎阳。

“够了!温若寒——我如何下来!”
“哈哈哈,你跳罢!我接着你——”
“荒唐!你……到底怎么下来……”
“等着我上去带你!”

  他注视着那个熟悉的人,忽地想起二人初识后温若寒躲在私塾那段时日。
  那夜那个少年高站在檐顶望着自己,他踩着月影抓着一只雪白的兔崽耳朵,再一把丢到自己怀里……

  无为……
  温谦还是走了。

  他曾问我何以惦记,我告诉他,我惦记的,是我师父墓前那颗苍劲的松柏……

  “为师出生在沙漠,那是个寸草不生的蛮荒之地。

   我是个孤儿,舅母待我不好,也算是把我养到了总角般大,她把我卖给沙坡后头养骆驼的农户……
   农户嗜酒如命,无所事事。他常常将脾气撒在我身上,我从那时便帮着他做活。有一天,来了沙暴骆驼丢了三只,他便将气撒在我身上,当我快被他用棍棒打死时,我攀爬着滚到门外去,路过了一位白须的老道长,我想求他就我却没能撑住昏死了去……谁知是他花了重金从农夫手上将我买下……

   来到三清观,我便誓死归属师门,那时我结识了师兄玄参,他很理解我。
   他的音律甚佳,便教我弹琴,我的琴是他送的,但再也没弹过了……那时我还视他如亲兄。
   当我觉得一切都这样安好,翕定时,师兄修了鬼道……他背叛了我们,遁出师门。
  后来,他竟在一载后的中秋,砸了观里的古钟,血屠观宇。
  他用一把弯刀扼住我却草草告诉我,是师父杀了他所谓的心爱之人,我觉得真是可笑至极,身处世外竟贪恋着寰间……之后他便挟着我一同坠入悬崖之下,所幸我卡挂到了树梢上,保住了半条命……
  于是我带着一身伤回来收拾了残局,终于锁了三清观,踽踽下山游历。
    第一次见到你,你也是总角般大。
    你,是个好孩子,也是有幸。”

   “无为……无为?记得晨起早课后到山前采些紫苏叶……”

  我又在说胡话了,无为——
   不,是温谦。

  我已是垂暮之年,那孩子恐已做了温家家主,也不知作为如何。
  愿他有为。
 
  多少年了?
  我望着观外覆了苍雪的松槐,雪停了,我蹒跚着抄起扫把……

  他常常坐在院里的石凳上,望着头顶一方湛湛青天。有时他会问我何以惦记,我唯应他,我惦记的,是我师父墓前那颗苍劲的松柏……

  他总是帮着我整理经文,早课做的也勤,他的剑法算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呐!我也是习惯这孩子朝晨时诵经了……

“有物混成,先天地生。寂兮寥兮,独立而不改,周行而不殆,可以为天下母
  ……
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。”

“自然之道本无为,若执无为便有为。
得意忘言方了彻,泥形执象转昏迷。
身心静定包天地,神气冲和会坎离。
料想这些真妙诀,几人会得几人知……”

我熄灭了观里最后一盏明灯,这雪夜,凉极。

评论(1)

热度(5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