溟刀

忘却一切 回到最初的白吧

红泥小火炉

【文】红泥小火炉
(结尾日常闲谈开脑洞。
注:ABO   荒x一目连【午后小甜饼】)

  “晚来天欲雪, 能饮一杯无?”

   二月的雪,潜夜访至悄然。
   暮晚间,素月撩开浅色的云烟。

   雪,是漫步的精灵,行自云端。
  三两点月色沾染了晶莹,零零碎碎成了琼玉……

   一目连摸索着点起一盏烛灯,他终是不再贪恋那陷溺在榻榻米里被包裹全身的暖意。

   荒呢?啊,出去委派任务还没回来?

  他缓行窗边,望见一缕幽皎的月光,和漫步在寂夜里悄然无声的雪。

    “嗯?雪。”
     这一觉睡得真久……自从四月前有了腹中的那个小家伙就变得莫名贪睡了啊。

  他垂眸看了看自己稍隆的腹部,便坐在窗下的软垫上喃喃自语  “小家伙,往年这样的夜晚可以出去看雪呢……可现在你爹爹不让我出去,其实我不怕冷……他啊……你想看雪吗?小家伙?我猜你不怕冷?”

   一目连将烛灯搁放在身旁的矮机上,一丝丝淡淡的甜香即钻入鼻中。嗯?矮机上精致的碟盘摆着他爱吃的樱饼,他捏起一块,毫不留情一口咬了去,霎时清甜充盈满口。

   荒知道他贪吃,尤其是诸般小食甜点,便清闲暇余向八百比丘尼学了些。
  于是可见一个大高个,时不时溜进厨房穿着围裙。

   一目连想到这里“噗嗤”一声笑了来,顺着又捏起一块像一只贪婪地猫咪将樱饼填进嘴里。
   “唔……他啊,是个傻瓜……”

    夜风牵动了檐下剔透玲珑的琉璃铃,“叮叮当当”清脆动听。
   庭院树影映着微弱的暖烛抖了抖身上的细雪,飘散在风中汇成涓流,散开涟漪……

   荒的足步比雪还轻,却比风还快。

  他悄悄地把推拉格栅门推了个小缝,身体挡住了屋外风雪,探了个脑袋,眸光望向坐在窗下认真赏雪的一目连,然后迅速钻进来紧紧掩上门。
 
   “连,我回来了。”
 
   “啊,回来了。”
    一目连转首微微笑笑,凝着荒高大的身形浸在橙橘的烛光里,瀑布似的长发沾着些许晶莹的雪花,点点滴滴,紫色的肩甲上亦是。
   他的手里还攥着一簇,方搴下的暖黄色素心梅。

   “你啊……阿爸委派你去做任务,你摘什么梅花……身上都是雪。”
   一目连弯了眉眼,双手拭去他额发上调皮的精灵,为他卸了甲胄。

  “嗯……不冷。”
  荒宽大的手掌覆上一目连稍小的手,随他一同在软垫上坐下。
  一目连为荒披上袍子,倚在他宽大的膛前,怀里是那簇微浸雪华的素心梅……

   “荒,我想出去走走。”

   “在下雪。”

   “我知道,嗯以前我们不是……”

   “现在不可以,雪停了天晴了罢,怕冷。”

   “我不怕冷,明明是你……”

   “是我,还有我们的小家伙。”

   荒轻轻抚了抚一目连微拢的腹,欲想言却被浓郁的甜沁塞了满口。

     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 “留了块樱饼奖励你,以后不要去摘梅花……都是雪。”

      荒舐去嘴角最后一抹香甜,低首吻在一目连的额角,雪腮晕染了浅红。

      “快点春天了,我想在庭院栽棵樱花。”

      “我陪你,栽多少棵都行。”

      荒继而顺了顺一目连柔滑的发,那丝缕是樱花的色彩。

      “连,我很喜欢樱花。”

      “不是紫藤?”

      “紫藤沉寂溟海,早已衰败,蝼朽……而我在樱花树下看见了新生。”

      “什么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 荒扣紧那双温暖的手,凑到他耳边哈了口热气底语着。

      “我记得那日,你伫在庭院一树樱花下,穿着白无垢……等我来。樱花瓣犹似这细雪,沾了你漫身的香……”

      墨紫的眸澄净不惹纤埃,包容了无尽辰海,映入了樱花瓣似地素雪白。

     “我也记得,我来刚到这个寮里……总是见你坐在那树樱花下……和谁也不怎么说话……我当时就觉得你好冷……”
     
    一目连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,唯有风铃轻吟着空灵的月色。

    “那现在呢。”

    “现在,你是被樱色浸染的紫藤。”

   隔壁寮的非酋博雅,顶着头上墨地发亮的黑框,提着包腊牛肉,趁着夜色正浓,大摇大摆踏进了欧洲晴明的金边寮舍。

   入帘恰是红泥小火炉。

  “啊,老铁,厚颜无耻的我来蹭欧气了!”
   非博雅口中塞入一块腊牛肉,津津有味地咀嚼着,接过烧酒合着一饮而尽,真是别一番舒坦。
 
    “我跟你讲,他们真好啊。”欧晴明意味深长地笑了笑。

    非博雅若有所思“你要当阿爷了有孙子了是不是?”

   “消息还灵。”欧晴明抿了口清酒。

   “孙子,是不是人帅 腿长 八连 加盾 身旁绕双龙?”

   “不不,孙子,应该 腿长发白 眼蓝 一米八 八连自带护盾。”

     “孙子,人帅腿长雪发蓝眸一米八+八连废火护盾自己加。”
  
    非博雅继而又塞了口牛肉块,正襟危坐补充到——“孙子,人帅 腿长 头上双角 雪发蓝眸 一米八+ 八连废火护盾自己加 还有两条小龙一白一粉身旁摇尾巴。”

      欧晴明表示吃惊,坏笑道“啊,万一孙女,粉色头发!绿眼睛!170!贼可爱!”即是老脸一红,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  一目连戳了戳荒俊俏的脸,小声问道“阿爸那边怎么这么热闹。”

     “啊,是隔壁老非酋来喽,怕是想做干爷。”

     “但……我明明听到他们在讨论我们的孩子……什么人帅腿长头上双角雪发蓝眸一米八+八连废火护盾自己加 还有两条小龙一白一粉身旁摇尾巴……”

 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 “等等啊,老铁我们在讨论什么?”
   欧晴明倏地敛了那抹邪魅的笑,身子不由一颤。

   非博雅莫名被酒呛了口,“咳咳,呃?”

   继而隔壁传来荒总威冷磁性的声音 ——
    “裤子有自己洗没,拧干!”

   欧非二人对视一笑,便异口同声——“老王八蛋!”

老王八蛋 @沉迷荒酱无法自拔

 

  
  

评论(5)

热度(28)

  1. 花开满城.溟刀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老铁你儿媳多少片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