溟刀

亦正亦邪 阴晴不定

风拂山岗,月照大江。

明天考试 发一波自拍的女鬼 无量天尊🙏

开了很久,却才发现。

温总下棋  落子成局

今天是个好日子(4)

一时sd脑洞 现代日常,ooc属我。
温总X蓝人民教师

今天是个好日子,温若寒记得上周,他们一同去日式温泉穿着的和风浴衣很整齐统一,有了一个新的打算——拍套全家福。

  蓝启仁:“不去,无聊。”
  涣&湛:“听叔父的。”

“咳咳,你们不能总是如此独裁。” 温总放下手中的宣传册,“趁着现在还没过年,刚好拍一套,喜庆。”

  蓝人民教师推了推镜架淡淡应他 “拍的大红大绿还是大红大紫?此非重点,重点是你说我们独裁?我们素来守正不阿,哪有厚此薄彼?我们常持多闻阙疑,且褒善贬恶,你说独裁?我觉得是你独裁。砥砺廉隅为本,从谏如流……”

   “停!停!停!”温总忍无可忍拍拍桌子,“你怎么如此呆——”

  “呆?哪里?大辩若讷……唔……”蓝人民教师话还没说全 温总便拿起盘中的蔓越莓饼干堵住了他的嘴。

  “咳咳,明天就去拍!我预约好了,你们俩快!点头同意!”他期待地望着沙发对面的小侄子们。

   “唔……温若寒你独裁,不能……唔。”温总又给蓝人民教师嘴里塞了一块抹茶曲奇。

   涣&湛:(相视)“嗯!”

“很好,明天请你们吃大餐。”

“温若寒你这是独裁!专治!”

“嗯!凡成长久霸业,必得 立威权,眛心智,锢手足,蔽耳目……喂!

只见蓝人民教师,拿起——一块蔓越莓饼干 夹 一块抹茶曲奇 夹 一块蔓越莓饼干 夹 一块抹茶曲奇,一把向一本正经说辞的温总嘴里塞去。

  “哪来的歪理!真是本末倒置!罔顾人伦!”

今天是个好日子

选衣厅——
“阿启,这件如何?你说拍古风套,那这件够符合你的要求?”

“暗红加玄边?你是要拍成亲喜服?怎不选一旁那套龙凤呈祥啊?”蓝人民教师轻轻拍拍温总的额头,强调“别想歪理。”

  “嗯?你怎么知道我正有此,意?”

   蓝人民教师一本正经转身向另一格浅色系的服饰,轻缓抄起一套月白苏绣云纹的衣袍,他左右琢磨地看了看,转身对店员道“四套,两大一小,谢谢。”

   这套倒是有个好听的名——云隐琴幽。

  “阿启,过年?而且这身配套的云纹抹额,有点……”

  “怎了?我觉得很有气质,雅正端方。”蓝人民教师优雅的系上云纹抹额,示意温总看看那边已经端坐好了的曦臣,忘机。

  “看看他俩,皎皎如珠,可谓双璧。”

温若寒掂量着云纹抹额,“我,不想系这个,能否换一个冠戴?”

  “你喜欢就好!”蓝人民教师无奈摇摇头向布置好的场景走去。

于是,四人皆身着一身“云隐琴幽”,俩小居前俩大居后,端正地坐在红木椅上。背景是一处山嶽水墨。

  三人都端庄系着云纹抹额,唯有温若寒佩戴着一冠,蓝启仁很好奇,为什么温若寒的冠上还带着一件金色磨砂的菱形额坠……是蛇精设计么……

  温若寒很迷,这哪是过年啊……书塾毕业照?

“好了。”温总还是满意地捧着框好的“书塾毕业照”带着三人走了出来。

温: “回家就挂客厅。”
启:“随你……”

温: “那么?吃什么?”
启:“清淡点。”
温:“过年还清淡?你真是苦行僧?”
启:“这是年前。”

温:“你们要不要吃必胜客?”
蓝涣笑了笑,有点迟疑还是点点头,一旁的蓝湛也跟着点了点头。
温:“行了带孩子吃他们喜欢的!” 温总随即握紧方向盘掉了个头。

启:“你又独裁……”

温:“这也算独裁?我素来守正不阿,哪有厚此薄彼?我常持多闻阙疑,且褒善贬恶,你说独裁?我觉得是你独裁。砥砺廉隅为本,从谏如流……”

启:“停!哪来的歪理!真是……”

温: “真是本末倒置!罔顾人伦——”